樺木

給你新鮮的玻璃渣

【佩金】等待

死亡系列之四

碎玻璃注意

文筆不優

OOC預警

一人神使一人死亡

戰鬥、戰鬥,尋求強者的爭戰已持續太久,戰鬥以食之乏味,利於頂端的無趣感,那些該死的人也無趣到爆,連打鬥都不願奉陪。

無趣的限制、無聊的比賽、無謂的生活……

一切的一切都無聊到爆。

原本那個會跟自己說等一下的人已經不再了,那個會摸著自己的頭髮,讓自己躺在大腿上,微微輕風吹起髮絲,或許強大也不是那麼重要不是嗎?

“欸……陪我玩啊”

“等一下啦,先睡一下吧”

“就等一下喔”

自己的頭髮不像他一樣光亮也沒有帶著陽光的氣息,可能是戰鬥的撕殺讓髮色暗濁,帶著鮮血的鐵銹味。

聽從他的話語像隻忠誠的狗一樣,再怎麼凶狠在...

2018-02-01

【卡金】流年

死亡系列之三

一人神使一人死亡

想寫刀子

文筆無能

OOC預警

天空依舊晴朗無雲,照射在身上的陽光卻毫無溫度,凍結了一樣讓人心寒,現在到底還擁有什麼,無趣的神使工作,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,一成不變的生活。

自己到底是誰……已經不記得了

無聲的觀看著那些參賽者,為了願望不顧一切,在自己最重要的人離開時,他已無任何心願,活著已經沒有意義了。

捨去以往的自我,正視世界的不公,那些期待和願望只是塵沙,最後的勝利者也不過是神的操線木偶而已,祂的決定就是一切。

獨自一人在房間吃飯,就像最後的離別,他不打算認識新的人或跟同事結交,我們都是可悲的玩具,因為祂的懶惰接任的木偶,在任何時間都可以腐...

2018-01-26

【嘉金】璀璨

死亡系列文之二

一人神使一人死亡

文筆無能

刀子無能

OOC預警

 

 

霸道、傲慢都是他的代名詞,悲傷這種情緒根本不屬於他,也不會出現在他的面容上,像烏鴉撞上牆壁”啪”的一聲隔絕在外。

或許強大如他有時也會露出一絲鬆懈、一點哀愁,在每一年一月倒數第二天,夜晚無人聲息的床榻,漆黑的烏鴉羽毛遮住王者精緻的面容,在空蕩的房間裡那位國王就會出現跟他年紀相符合的表情。

王不會悲傷、不會哭泣,那些鹹鹹的雨水不會流出窗戶,絕對不會,有如曇花。

紀念他的方法只有在傾盆大雨下無意識脫口而出的那聲”渣渣”像棉花糖融入水中一樣悄然無息、不復存在。

死亡只需一口令下,但生卻...

2018-01-25

【瑞金】墓碑

系列文先從格瑞下手

寫作無能

想營造悲傷

OOC預警

一人神使一人死亡

寂靜的墓園染上一道亮白閃現在黑色披風裡,樹梢上墨色的烏鴉也停止了提鳴就像莊嚴的首衛一樣不發一絲聲響,來訪人帶著滴著露水的花,身著死神一樣的漆黑,暗夜的使徒,腳步毫無聲息也未揚起一絲塵埃,挺直的背肌又像國王一樣高傲,就像死水沒有任何波紋。

這是他當上神史的第三年,從不懈怠地每天、每日、每夜的探訪,就像忠臣的獵犬,不管發生什麼都會回來到這裡,主人的身邊,就算死亡在歐歌也無法阻止他的腳步,他的嗓音就像詠嘆調一樣悲哀低沉。

開滿紅花的山坡是專屬於他一人的花園、一人的演奏會,無法接受他人觸碰的天使,卻又擔心只有一人的寂...

2018-01-23

伊藤太太的轟出黑久腦洞

太太圖的腦洞

黑出設定

ooc預警

視線模糊不清,依稀能聽見敵人的笑聲。

真糟糕……

這是綠谷在昏迷前的想法,又要給大家填麻煩了。

在第一大道發現敵人聯合還有被俘虜的英雄人偶,現在暫無人員傷亡。
但人偶可能被記憶消除的個性攻擊,目前對誰也沒有記憶,請阻止人偶再破壞市區還有帶回人偶。

拜託了英雄焦凍。

「收到。」

聽完通訊器的回報,矗立於大樓頂端的轟焦凍看向第一大道的方向。

一瞬間消失在剛剛的所在地,只留下一層薄薄冰晶凍結在地面。

綠谷正在破壞建築,嘴角的笑跟記憶中的樣子一點也不符合。

「綠谷……」轟焦凍低聲呼喚到。

像是察覺到動靜而轉頭的綠谷直視在上方的焦凍,眼神中充

2017-11-13

© 樺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